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推荐课题
高中升学新通道

自己的选择

2016-08-06 课题学习网 文章来源: 文章作者: 负责人:
中国教育科技研究院  朱望新

山东高考理科状元孙昊与父母合影

选择热线城市,选择热门专业,选择名牌大学,全国高考每年近千万考生,数千万家长的志愿选择可谓热闹;热闹的选择背后,总似乎感觉少了点什么?
选择就业,选择高薪,选择名利双收,选择光宗耀祖……在我们的高考志愿选择中,似乎看不到自己的选择,看不到自己的兴趣,看不到自己的爱好,看不到自己的规划,看不到自己的担当,看不到自己的追寻,看不到自己的思想……
从这个意义看,今年高考山东理科状元孙昊的志愿选择是具有非常态典型意义。凭他718分的高考成绩,肯定能够在清华、北大的所谓的好专业中任选一个,但他选择了他自己的中国科学院大学粒子物理专业。按一般人的思维看,他是不按常理出牌了;但是从教育科学的观点看,这又是最常理的选择。
粒子物理——科学皇冠上的明珠
普通高考的第一大功能就是为高校选拔合格的人才,而普通高校更多的是培养学术研究方面的科学人才。孙昊同学喜欢科学,他根据自己的喜好来选择大学志愿,这本身就是很科学的事情。反过来,他因为选择的是自己喜好的大学和专业,因为自己的喜好,能较好地克服求学过程中的种种艰难困苦,消解探求过程中的冷寂与烦恼,他也因此很容易在科学的道路上能够有所收获。
孙昊喜欢的是粒子物理专业,他从初一就开始学习霍金的《时间简史》,学习改写版《相对论》;初二开始读严肃的物理学书籍;初三时,他找到一张物理学科分支图表,先逐一查资料了解,再逐一排除,最后确定了两个方向“凝聚态物理和高能物理”,两者都是通过实验揭示本质。孙昊觉得,“本质的东西是最美的”。后来,他看到对大型强子对撞机的新闻报道,又读了《原子物理学》,就开始记录汇总已被发现的100多个粒子,粒子世界让他着迷,“探索新粒子,发现新规律”,也成了他更想做的事。
笔者上高中时,数学老师经常讲:数学是科学上的皇冠,而陈景润证明的1+1乃是皇冠上的明珠。这句话记忆深刻,但是可能因为自己连学习数论的机会都没有,理解上也就无法深刻了。依照笔者对科学的理解,我更愿意表述为:物理是科学上的皇冠,粒子乃是皇冠上的明珠。纵观科学历程,从伽利略到牛顿,到卢瑟福,到爱因斯坦,物理学家们对科学进程的影响是其他科学家无法比拟的。而由原子到电子,这些粒子们早已统摄科学世界了;再到更微小的粒子,比如强子、中子,比如夸克,比如……每一种新的发现都可以引发科学界的震动,都是若贝尔奖级的发现。
做科学-做最高端的科学,因此我们可以说,孙昊同学的志愿选择,从求学,从科学研究的维度讲,乃是一种最科学的选择。
 
科学与经济的博弈
但是现实的反差为什么会那么大呢?一种科学的、理性的选择,在众人眼里却成了“另类”,成了三脚怪兽?这么大的反差,是科学与经济的一种反差,是教育的一种无奈。
一般的状元之所以更多选择北大、清华的经济管理、金融之类的,无非是考虑毕业后的丰厚薪水,舒适的工作环境,美好的发展前景。如果是经济状况很一般的家庭,这种选择也无可厚非;不管怎么说,改变家庭的生活和命运,也是我们学子的一种责任和担当。但是如果我们经济条件好一些的家庭,为什么就不能有一些经济之外的选择呢?比如大城市家庭,很多成绩优秀的孩子,面对香港方面大学抢生源时,他们就一般不为香港大学优厚的奖学金所动,而会坚持自己的选择。
另一方面值得我们思考的是,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社会和经济的发展,都离不开科技强大的促进,为什么在我们的社会中直接从事经济、金融的工作能够获得丰厚的回报;而从事科学研究的工作却很难获得理想的报酬呢?这方面的工作恐怕得有赖于我们的社会管理工作部门去完成了;有赖于我们的社会构建合理的劳动分配体制——为了我们科技的发展,为了我们教育的明天。
如果在小学阶段,我们问学生的理想是什么,很多学生都会响亮地回答“想当科学家”;而到了高考志愿选报的时候,我们问学生理想是什么,却很难听见当年嘹亮的声音了呢?
 
为什么没有自己的选择
一个人没有自己的选择,那是随波逐流;一个单位没有自己的选择,那叫随时倒闭;一个国家没有自己的选择,那将被动挨打。一艘没有航行目标的船,任何方向的风都等于逆风。
我们的学生到了高中毕业为何还不能有自己的选择呢?
他们每天都是做着老师给的题目,在老师预设的标准答案上蜗行。他们能有自己的选择吗?
新的课程改革,在国家课程基础上,倡导学生选择个人喜好的课程,可是学校方面因为师资不足,因为管理不便等诸多原因无法实施。学生连自己喜好的课程都不能选择,还能有其他的选择吗?
周末我们的家长总会以各种补习来堵塞孩子春游踏青的选择,堵塞孩子触摸秋叶、冬雪的选择。为了不输在起跑线,孩子们在既定的轨道上一路颠跑着,就是没有自己的选择。
文如其人,我们的作文教学就更是如此了。哪怕是话题作文、材料作文,我们的老师还是喜欢用预设的主题去圈套学生。动辄离题偏题,动辄文体不符;学生哪能有自己的选择呢?
选择是一种权利,选择是一种习惯,选择也是一种能力和担当。
我们的基因血液里面没有选择,我们的后天教育、生活中没有选择,学生的选择能力难道能从天而降吗?
在我们的教育科学中,看来应该大声呼吁“选择教育”。
 
如何让我们的学生去选择
孙昊这次选择了国科大的粒子物理专业,为我们作了一个有关选择的注释和表率。
孙昊在填报高考志愿时,能在别人选择荣誉,选择经济时;他选择科学,选择粒子,这是因为他从小就开始了自己的选择。他在很小的时候,在语文、数学之外就选择了“时间简史”,选择了“相对论”;在做题和考试之外选择了对粒子世界的探索;而且将自己的选择持续下去。
从孙昊的选择,我们可以看到:选择兴趣,选择爱好,与成绩不矛盾。在我们很多人选择校外辅导班、选择名师时,他选择了粒子、选择了钢琴,他的考试成绩从不比别人差。很多家长、教师之所以不敢让孩子选择,甚至完全限制孩子的选择,就是因为担心孩子耽搁了学习成绩。其实国家新课程改革越来越强调学生的探究能力,各种考试也在逐渐强调对学生探究能力的考查,在这种背景下,孩子选择了自己喜欢的东西,他的探究能力就自然会得到锻炼,在考试中自然也就不比别人差。可能在学生选择的初期,在章节性、阶段性的检测中会有成绩失利的现象;但是只要我们坚持对自己选择的爱好进行探究,持之以恒,成绩就必然会上去。像孙昊这样,选择粒子,选择科学,这方面的内容本身都是与国家课程中的某些学科内容是相通的,自然能够促进学生考试成绩的提升。
同时我们也可以推想:选择科学,选择粒子,与经济不矛盾。现代社会,行业收入差异肯定是有的,但最终决定经济收入的不是行业,而是你在这个行业的作为。如果我们能够在你的岗位上把工作做得出色,就能够最大的发挥自己的价值,经济收入上也能体现出自己的价值。随着社会的进一步发展和规范,科技将发挥更大的作用,科研人员的价值将会得到凸显。
学生的个性各不相同,注定了我们的教育必须给学生选择的权力;学生的发展各异,注定了我们的教育必须培养学生的选择能力。
孙昊选择哪个大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自己的选择。
甚至,笔者不认为国科大的粒子物理就一定比北大的粒子物理怎么怎么强(这是另一个话题,此处不赘述),但是孙昊同学这种自己选择的意识和能力,确实比一般的高中毕业生强了许多;也向我们昭示着:国家要强,咱学生的选择能力就必须强!
 
                                 2016年8月4日 北京高教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