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课题新闻

中国梦的实现不能没有残疾人

2016-08-22 课题学习网 文章来源: 文章作者: 负责人:
中国梦的实现不能没有残疾人
国家教师科研重点课题《教师专业发展研究》课题组
 
题记——如果特殊教育做不好,又怎样能做好普通教育呢?
 
今天在《课题学习网》的“课题导航”专栏,我们编辑了“特殊教育”方面一些课题,分为:特殊学校(培智学校、辅读学校,聋哑学校);残疾人学习;残疾人教育教学;康教结合(医教结合);特殊教育回流:全纳教育、融合教育、随班就读、辅读学校;残疾人障碍干扰、矫正、康复、治疗(自闭症、孤独症,视障、视觉障碍,听障、听力障碍,智障智,力障碍,阅读障碍、读写障碍、运算障碍等);特教媒介(手语、盲文)等几个单元,每个单元都确定了若干结题研究的方向、题目,共两百多个课题。
如“残疾人学习” 栏目,我们确立了17个课题研究题目:
聋人汉语学习性质的研究智障儿童学习活动支持程度研究低年级智力障碍学生粗大动作技能学习的研究基于通用设计理念的盲人英语学习移动应用研究随班就读课堂教学中合作学习策略的研究聋生感受的师爱与学习效能感的关系:学习动机的中介效应学习与社会融合——成年肢体残疾人的个案研究中职聋生英语语法学习策略培养的实验研究面向听障儿童的无障碍移动学习资源设计与实现聋生英语学习策略调查聋人大学生融合学习支持服务研究盲人学习网站的设计与实现
听障中学生对待学习困难的态度及其影响因素的研究特教中职学校盲生学习困难问题研究课程本位动态评价对智力障碍学生语文阅读学习影响的研究中学聋生语文自主学习教学模式之研究基于信息技术的聋人大学生泛在学习研究  ……
感觉我们教育科研工作者、我们教育专业工作者能够为残疾人教育、学习做点什么,是一种很幸福的事情。
无巧不成书,晚上浏览新闻的时候,看到了国务院刚下发的文件《“十三五”加快残疾人小康进程规划纲要》——中新网8月17日电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国务院今天发布《“十三五”加快残疾人小康进程规划纲要》。  
 
 
 纲要指出:
提升残疾人基本公共服务水平,依法保障残疾人受教育权利。为家庭经济困难的残疾儿童、青少年提供包括义务教育、高中阶段教育在内的12年免费教育。
《纲要》指出,贯彻实施《残疾人教育条例》,依法保障残疾人受教育权利。为家庭经济困难的残疾儿童、青少年提供包括义务教育、高中阶段教育在内的12年免费教育。鼓励特殊教育学校实施学前教育。鼓励残疾儿童康复机构取得办园许可,为残疾儿童提供学前教育。鼓励普通幼儿园接收残疾儿童。进一步落实残疾儿童接受普惠性学前教育资助政策。继续采取“一人一案”方式解决好未入学适龄残疾儿童少年义务教育问题。规范为不能到校学习的重度残疾儿童送教上门服务。加快发展以职业教育为主的残疾人高中阶段教育。
看来我们的教育科研水平还是有了很大的提高——能够与党中央保持高度的步调一致,这没有一定的水准是很难做到的吧。
但是从这个《纲要》也看到了我们教育科研的责任、挑战和压力。我们做着全国“教师专业发展”项目的研究,在特殊教育、特教教师发展这一块,却只是浅浅地做了几个:  
广西大化县特殊教育学校蒙山野  特殊教育学校康教结合办学模式初探
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特殊教育中学学校于爱荣  聋生青春期教育
江西省鄱阳县特殊教育学校郭丹桂 数学意识及数学应用习惯的培养研究
广西南宁市邕宁区特殊教育学校莫茗茜  当地特殊教育学校开展劳技课的现状、成因及对策
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特殊教育学校孙双梅 贫困山区残障教育的艺体教育策略
……
区区几个课题,和全国庞大的特教队伍相比,实在显得太可怜了。据教育部官方数据:全国特殊教育学校近2000所,特殊教育学校专人教师近50000人。几万人的队伍,这几个课题远远不能解决特殊学校教师的专业化学习、发展的需求。教师的专业化水平上不去,全国特殊学校的教育教学质量就很难有保障。
和《纲要》的要求相比,我们的工作更显得严重不足。《纲要》提出“为家庭经济困难的残疾儿童、青少年提供包括义务教育、高中阶段教育在内的12年免费教育。” “鼓励特殊教育学校实施学前教育。”“加快发展以职业教育为主的残疾人高中阶段教育。” 相比之下,我们目前的特殊教育研究,只局限在义务教育范畴,对学前特殊教育,职业教育阶段的特殊教育几乎没有涉足。这就需要我们开阔研究视野,扩大研究范围,开拓学前特殊教育和职教学前教育研究新领域,通过教师专业发展的路径,来实现学前特殊教育和职教学前教育的健康发展。
《纲要》还提出“继续采取‘一人一案’方式解决好未入学适龄残疾儿童少年义务教育问题。”“规范为不能到校学习的重度残疾儿童送教上门服务。” 我们对特殊教育的研究还基本停留在“普适性”的研究阶段,对这种“一人一案”“送教上门”的个性化特殊教育,我们基本还是一个空白。在普通教育领域,我们非常注重个性化教育、个性化学习、个性化课程资源的开发利用;那么我们在特殊教育领域,为什么不能采取同样的方式,让残疾学生共同沐浴蓝天白云下的阳光,共享教育科研的春风?
通过编辑特殊教育学校及教师的科研课题专题系列,通过学习国务院的《纲要》,我们感觉比较深的是:如果特殊教育做不好,又怎样能做好普通教育呢?特殊教育因为要面对学生视觉障碍,面对学生语言沟通障碍,甚至面对学生智力方面的认知障碍,和普通教育相比确实有许多难度。但是,他们探究世界的好奇心,他们发展的渴求,他们生命的精彩和普通学生是一样的;他们成长过程中所需要的教育的阳光雨露,所需要的教育科学,所需要的教育关爱,所需要的教育智慧和普通孩子是一样的!现在的学生,受复杂社会影响,问题越来越多,越来越奇葩;如果我们不能教育好肢体有问题的学生,又怎么能教育好心理有问题的学生呢?
反过来,我们能做好特殊教育,让特殊教育科学地、持续地发展起来,那么我们的普通教育不是能做得更好吗?我们都惊叹于中央电视台“春晚”听障学生表演的《千手观音》,在惊叹之余,如果我们的普通教育的舞蹈训练,我们的普通教育能够借鉴、启迪一些其中的教育教学道理,那么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去疏忽、冷漠特殊教育呢?
从目前的情况看,特殊教育模式已经实现了多样化的发展。从专业化的听障学校、视障学校、智障学校,到辅读学校,到随班就读,到融合教育,我们看到了特殊教育的希望之光。特殊教育的成功,最终要将这些特殊的孩子融合到经济社会生活中去,融入到时代发展的潮流中去!从教育公平、社会公平、生命平等的视角看,特殊教育正朝着健康的方向在发展。教育发展已经进入到了“全纳教育”时代,那么我们的教育科研呢?我们做着国家层面的“教师专业发展”科研课题项目,我们什么时候,我们如何去实现全纳教育科研呢?
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全新课题?我们将遵照国务院的指示精神,集中整合专家、资源优势,潜心钻研,凝聚集体智慧去攻克这个课题难关。
中国教育的复兴与强大,不能没有特殊教育;中国梦的实现不能没有残疾人!
 
 
2016年8月18日
于北京高教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