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科学基金国家杰出青年

赵明辉:“杰青”应该更年轻

2014-08-16 课题学习网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  文章作者:张林 负责人:

国家对于青年科技工作者的支持,往往在他们的科研道路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这会让科研人员的心气更高、干劲更足。
  5年的临床医生,5年的留英博士,回国5年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再5年后获得国家杰出科学青年基金的支持。这是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肾内科主任赵明辉的科研及工作经历。时间分配得很“均匀”,从中不难看出科研工作的日积月累和厚积薄发。
  作为国内外知名的肾脏病免疫学方面的专家,赵明辉也是国内该领域内迅速成长起来的中青年科学家的典型之一。在他看来,这种成长经历除了与个人的学术追求有关,更得益于国家出台的各种青年人才培养基金的支持。
  “国家对于青年科技工作者的支持,往往在他们的科研道路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这会让科研人员的心气更高、干劲更足。”他说。
  里程碑式的意义
  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做了近5年的医生,1991年赵明辉被公派到英国剑桥大学医学系留学。1996年博士毕业的他和夫人选择双双归国。他之所以选择回国,一方面由于国外面临的文化认同差异,另一方面在于他希望尽快回归临床,以便为日后开展基于临床的科学研究打基础。
  经过几年打拼,在导师王海燕教授和同事们的大力支持下,赵明辉逐渐在临床科研领域站稳了脚跟,组建起自己的课题组。或许是因为一直执着于国内较为“冷门”的系统性小血管炎(一种肾脏免疫病)的研究,他的课题组很快就出了成果。
  2001年,首届中华医学科技奖一等奖授予赵明辉课题组关于“原发性小血管炎和抗中性粒细胞胞浆抗体靶抗原的系列研究”项目。当时参评的项目多是跨省联合或是几家大单位协作而成的重大成果,而像赵明辉这样由一个科室的几名医生“鼓捣”出来的东西并没有引起太多重视。
  “与其他研究项目相比,几位同行并不看好这项研究。”因此,当其他团队还在江苏台州等评选结果的时候,赵明辉和导师答辩一结束就匆匆返回北京。但是随后,他们得知获得了一等奖。第二年,经原卫生部推荐,赵明辉等人的研究又顺利获评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
  拿到国家级奖项后,赵明辉接下来的道路更为顺畅。北京大学、卫生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等提供的人才、项目资金支持纷至沓来。“特别是基金委的项目一般有二三十万,这在当时是不小的数目。有了这些钱,我们的科研才‘生存’下来。”
  由于不懈努力和长期积累,2007年,赵明辉顺理成章地获得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的支持,大的研究方向是泌尿系统内科学,他主攻肾脏自身免疫病,而他当时也是国内该领域内的佼佼者。“其实之前的申请过程也很不容易,前后历时大概5年,几乎每年都在申请。”
  在赵明辉看来,获得“杰青”基金的支持,不仅意味着国家的认可,对于青年临床科技工作者的科研道路更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更为实际的是,这种荣誉以及由此带来的一些待遇增加了科研人员的心气,“人的主观能动性上来以后,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大家就会玩命地干”。
  患者的“伙伴”
  无论从循证医学的需要,还是从自身对于学术的执着,赵明辉始终坚持一条信念:好的医生不仅要救病人于一时,还要兼顾到病人的长远。现实中经常发生这样的情况:医生挽救了一个生命却无法顾及他5年、10年或者更长远的事情。
  “我们通过对患者的长期随访,经常会发现发病时患者临床和病理表型的差异与其预后可能不同,对治疗的反应和并发症也存在显著差异。”赵明辉认为表型不同的背后是疾病生理机制的差异,这也是研究型医院必须做临床科研的重要原因之一。医学科研不能脱离临床,临床医生更不能脱离跟踪、随访,而好的医生应该两者兼得。
  接受过赵明辉治疗的患者视他为医生、科研工作者,但更有不少患者视他为“伙伴”。对于前者不难理解,而对于后者,赵明辉的解释是:被他治好的部分患者,会乐意接受他们进一步基于科研的跟踪研究,甚至试验性治疗。这种合作不仅仅是出于患者对于医生的感激和信任,更基于医生对于医学科学问题探索的需要。
  “不光是患者生病了来求你,你的事业发展和进步也依赖患者。我们之间是一种互惠互利的关系。这也是医患之间应该有的正常的关系”。赵明辉说。
  希望支持更多的年轻人
  “决定回国,就意味着我们对国家的发展和进步有信心,事实也证明,国家这些年的发展日新月异,甚至超过了我们的想象。”赵明辉说,当年他们夫妇回国的时候,很多人都不认可他们的决定,但现在他向所有人证明了自己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
  赵明辉当年做科研的时候也经历过一段时间的“苦日子”——研究经费不足,只能量入为出,不敢开展大的研究项目,经济收入上也捉襟见肘。所以,他特别能体会现在的年轻人,也常为“绑住”科室的年轻人而冥思苦想。
  科室里有一群经过科研训练而重返临床的年轻住院医生,他们具有发展潜力,却因为低收入等原因而对前途感到迷茫。于是,科室核心组成员决定从科室每月的奖金里扣出一些来发给他们。“老师们少一些可能不算什么,但每个月多1000元,对正在打拼的年轻人来说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青年科学家要从一开始就培养,这需要国家层面的人才基金给予更多的配套支持。”赵明辉认为,国家应该更强调对于个人的支持,而不仅仅是科研经费上的支持。
  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已走过20个年头,回首过去,受到资助的“杰青”们无不感慨这项人才引进、培养制度对于他们人生、科研事业的影响和鞭策。对于赵明辉而言,这种感激之情同样溢于言表。“未来,我希望‘杰青’基金能支持更多的年轻人,同时能更早地支持有志于科学事业的年轻人。就像已经推出的优秀青年科学基金一样。”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