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课题结题

课题研究将他们凝聚在一起前行

2014-08-26 课题学习网 文章来源: 文章作者: 负责人:
      “以教科研为龙头,以课题研究为抓手,全面推动新课程实施”,山西省太原市杏花岭区在三年的课改实践中,50多所学校在研究的氛围中践行着新课程。
 
        课题研究将他们凝聚在一起前行
  杏花岭区是山西省太原市的中心城区,2003年9月,该区拉开了新课程改革的大幕。“我们晚了两年,但绝不能晚了两步!”三年来他们静下心、弯下腰,在新课改的广阔田野中勤奋耕耘……
  课题成为撬动新课改的支点
  新课程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该如何下手呢?改革之初他们就确定了“以教科研为龙头,以课题研究为抓手,全面推动新课程实施”的总体思路。
  课题研究是走进新课改的一条有效途径,这对杏花岭区来说,一点不陌生。上世纪90年代以来,他们就一直在搞课题研究,但由于选题是上边定下来的,常常与一线的教学实际脱离,不接“地气儿”;要不就是选题多而散,或者虎头蛇尾,总之是说起来重要,做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为了避免上述尴尬情况的出现,杏花岭区对症下药采取了如下做法。
  第一,先“自下而上”,再“自上而下”。为了做到研究内容让一线教师感兴趣,他们先发动学校教师自发汇总教学实践中迫切要解决的问题,共收到120多个问题,然后由区教研员分门别类,归纳出6个热点问题:如何建立校本教研机制、如何实施反思性教学、如何开发校本课程、如何开展综合实践活动、如何对教师进行评价、如何对学生进行发展性评价。以这6个热点问题为基础,最后决定以“新课程实施中教师和学生发展研究”为总课题,而6个问题就成为子课题,子课题再分解为一个个鲜活的具体课题。于是,一个课题研究的网络便形成了。这种被称为“草根模式”的运作思路,使杏花岭区的课题研究从一开始就具有旺盛的生命力。
  第二,自愿结合,组建校际联合体。在企管学校2005年归属地方之前,杏花岭区有城区小学43所,农村小学11所,校与校之间发展极不均衡,既有在全国有一定影响的名校,也有勉强度日的薄弱校。于是他们按6个子课题自由组合成6个小组,每组又分组长校、成员校和参与校。管理上采取“组长校负责制”,要求每组每月要进行一次常规的校际主题活动。
  第三,利用省城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聘请23位颇有分量的专家,包括省教科院和山西大学教育科学学院的数名专家,成立了与总课题组和6个子课题组相配套的专家指导组,全程跟踪指导。
  然而,课题研究进行了不到一年,问题来了。经过专家会诊,大家一致认为课题研究也需要一个平台,那就是校本教研;课题研究好比是一辆车,校本教研就是车轮,而教学实践则是车轮驰骋的大地。因此,杏花岭区随后又增加了一项重点工作——努力使每一所学校都成为校本教研的基地,教师成为这个基地的主人,并总结出了反思型、同伴互助型及其课题研究式、主题研究式和专业引领式等教研模式。实践证明,每所学校的校本教研与每个校际联合体之间的良性互动关系,有力地推动了杏花岭区新课改。
  2005年2月,杏花岭区教育局开展“点菜单”式的送教下乡活动,成立了由省特级教师等名师组成的“杏花岭区名师讲师团”,并提供名师及其所讲内容的清单。农村学校教师想听谁的课,或者想听哪方面的内容,就给教育局打个电话,教育局随后就会派车如约送教上门……
  一张小卡片的神奇作用
  在杏花岭区,课题研究已经坚持三年了。用参与学校校长和教师的话说,就是“成效显著”。那么这“成效显著”的奥秘何在呢?首先是每次活动的内容要能吸引人,使大家每次来了都觉得有收获。其次是以严格的激励性制度规范成员校的行为,形成了针对领导的“千分考核制”、针对教师的“卡式”管理等管理方式。
  “卡式”管理,就是一张名片大小的卡片,分角色卡和评价卡两类。角色卡有主持人、发言人和裁判,评价卡则分红色、黄色和蓝色。主持人基本上都是普通教师,谁当了主持人,谁就是这次主题教研活动的总导演,“卡式”管理改变了领导、专家在主席台一统天下的局面,逼着普通教师转换角色尽快成长。每次活动,发言对大家有启发的,发一张红色卡;说得较好的发蓝卡;说得一般的发黄卡。一张红卡等于10分,蓝卡为8分,黄卡为5分,最后记入考核,并与评优晋级挂钩。说得好就发一张小红卡片,这种看似小儿科的技术性手段,却将全区教研活动的气氛调动起来了,3000多名教师的大脑在积极甚至亢奋的状态之中,交流、碰撞、激发、汲取……
  校际交流促进共同成长
  杏花岭区的6个校际联合体(子课题组),实际上就是6个跨校大教研组。这种上级策划引导,打破教学业务壁垒的可贵实践,成为“以强带弱、以大带小、以城带乡”的范例,“以前,我们这样的学校怎能理直气壮地进人家名校的大门?现在啥时候想去就去。名校还经常派骨干教师下来培训辅导,我们请不起专家,可人家只要请专家,就通知我们去听,还要派车来接。作用太大了!”小返乡小学苏校长激动地说。该校是一所农村小学,他们的组长校是城区的新道街小学。类似苏校长这样的感慨,在杏花岭区的许多薄弱校中都能听到。
  国师二小虽是一所城区学校,但只有2轨,教师无法开展教研。于是,与涧河小学一样,他们也成为“校本教研组”——东华门小学的“穷兄弟”。然而,去年市教研中心的两位老师来听课时却非常吃惊:这么小的一所学校,可教师的理念和教法却一点都不落后。东华门小学作为组长校,组员最多,有15所学校,大家开玩笑说:“东华门的贺校长顶半个局长,她干啥十几个校长就跟着她干啥。”东华门小学的对话教学、书香校园、校本教研等对其他学校产生很大影响,贺校长表示:“其他学校也有不少可取之处,大家在一块互通有无,总比一家关起门来办学好。思想看来就是得相互碰撞。”该组的城市名校还与农村学校结对子,分别签订一份“校际共进”协议,保证每学期至少送教两次。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仅省实验小学、五一路小学、东华门小学、新建路小学、杏花岭小学、坝陵桥小学等名校就先后向成员校开放校本教研活动98次,上研究课108节。6个子课题组仅召开每月一次的主题活动就有180余次。到目前为止,送教下乡已进行了80余场次,受益教师达7000余人。(张增建)